说来真正进入从事区块链相关领域已有近2年多了,虽然也不算什么币圈老人,但是却有了一些沧桑感,也算是体验了《红楼梦》里那句话,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楼塌啦”,覆巢之下岂有完卵,现在是一片哀嚎,但是做事儿的人根本不会放在心上。

“这和1999年的互联网特别像。”有人这么说道。我希望是这样,我也算经历了当年的互联网泡沫(是的,我高中就在关注互联网了),和今天很像,也是一片狼藉,大浪淘沙,痛定思痛之后,亚马逊、谷歌、脸书等脱颖而出。这是一场技术人主宰的胜利,证明了金融界的人是多么的浮夸。区块链是否也会如此呢?

人总是贪婪的,如果有2个房间,当你进入第一个房间,房里堆满了金子,那么你会毫不犹豫的走向第二个房间,但是很可惜的是,第二个房间里面都是要命的怪物。所以,当看着币价不停的冲高的时候,大多数的人根本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,这个时候贪婪主宰了理智;当听着别人不停的赚钱的时候,大多数的人仅仅想到的是为什么不是我,这个时候嫉妒荡平了理智。所以追高,再追高,人们忘了为什么要投资,忘了这是什么项目,天天呼喊的是“all in,赢了会所嫩模,输了下海干活”。最后的结果,不言而喻。

当初对赢的渴望有多大,那么对输的不甘心就有多大,赌徒的心理。泡沫的破灭之后并没有立刻换来理智,而是再度疯狂,疯狂直到倾家荡产,直到毫无保留。最后的一点都输掉之后,是黯然的立场,留下一片怒骂,一片斥责,一片怨念,一地鸡毛。

他们都走了,是被行业的蛀虫伤走的,也是被自己的贪念害走的,留下的人,要么是理智的投资者,要么是行业的信仰者,要么是既得利益者,要么是我这样的从业者。通常,人们把成长过程中受到的伤害叫做阵痛,一阵痛一点长,这一次痛得厉害吗?比上一次,比上上次痛得厉害吧,因为一次比一次加入的人更多,那为什么历史如此的相似?我不是社会学家,也不是历史学家,更不是金融学家,马爸爸说过,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从业者是最先知道行业的脉搏的。

所以,当下要做的,是重新思考这个行业,思考如何更好的让产品落地,服务更多的客户,生意场万年不变的真理不会因为行业变化就变了,拨开外衣看核心,亘古不变。我继续在这条道上走着,荆棘之上仰望的人会看透红尘,在这善恶彼伏的城我与你共存,敢乱世为王,比掷血屠狼,才有希望。